F1大奖赛上海站

点击订票
F1上海站微信公众号
主页 > 改装养护 > 新加坡站技术简报:下压力王道

新加坡站技术简报:下压力王道

    F1上海站|2015-12-08

在新加坡大奖赛,车队竭尽所能压榨更多的下压力。同时,这场比赛也是测试新部件的宝贵机会。CRAIG SCARBOROUGH将会为你详细解析这个周末大量的技术升级。

Jenson Button, Singapore GP 2015

新加坡大奖赛是F1赛历中一个关键的时间点——之前的低阻赛道已经过去,车队又要开始在赛季末走出欧洲环游世界,之后的赛道都是中高下压力的赛道,并且,从现在开始赛车不再回到工厂。

所以滨海湾对于评估用于余下比赛的升级套件来说格外重要。一些在一练中登场的套件可能不会用于新加坡正赛,但也许会在随后的比赛中重新登场。

新加坡的街道赛明显是一条高下压力赛道,同时强调刹车的重要性。这并不是说相比于其他赛道这里的刹车力度会更重。问题在于刹车会被频繁使用但又没有长直道来冷却,气候也相对炎热,这一切都使得刹车过热更有可能发生。

迈凯伦

Jenson Button, Singapore GP 2015

鉴于这是赛历上最后一条对动力不敏感的赛道,迈凯伦希望他们在新加坡的周末能更有竞争力,因此他们赛车上的各个部位都有一定的升级。

在意大利站重新使用长鼻锥之后,迈凯伦换回了短鼻锥设计,同时迈凯伦也对鼻锥下部的防撞格式进行了微调,包括新的前翼安装支柱以及摄像机安装位。

和红牛的鼻锥相似,迈凯伦现款前翼支柱在鼻锥下方向内卷曲。这使得前翼支柱有了一点转向翼片的功能。摄像机安装方式也有变化。现在的版本位置更低,通过两个泪滴状的支架连接鼻锥。之前的安装支架更大并且与摄像机的截面完全相同。

现在,流经鼻锥下方的气流在安装支柱的引导下能更好得依附于鼻锥表面。

伴随着这两个改变而来的是重新设计过的三元素转向翼片。侧箱前部的侧箱导流板在与底盘一样高的位置上引入了一个小翼片。法拉利早些时候使用了类似的设计,目的在于疏导流经底盘前缘外侧的气流。

前翼的改变不那么明显。尽管迈凯伦没有像人们预期的那样带来全新的鼻翼,但是前翼的端板的两侧都加上了小翼片。

这些升级旨在引导前翼末端以及前轮周围的气流更加顺畅的流向匈牙利升级过的纤细的侧箱和车尾。

索伯

Sauber front wing, Singapore GP 2015

索伯是本周末进行了最多升级的车队,C34上应用了许多重大的空力和结构方面的升级。

最明显的升级莫过于新的短鼻锥以及配套的新鼻翼。但是转向翼片,刹车导管,分流器,侧箱,尾翼以及扩散器都有改动。由于2016年空力规则变化不大,这意味着这些升级部件可能会用于2016款的赛车。

从前端说起,鼻锥几乎被缩短到了规则所允许的极限,这形成了威廉姆斯式的拇指状防撞结构。考虑到之前索伯赛车的鼻锥基本上是由2014年的设计发展而来的,这对索伯来说无论在空力还是结构方面都是很大的改变。

和新鼻锥一同登场的是一套修改过的中国站版本鼻翼。这款鼻翼一直一来只用于测试,但是没有在正赛中用过。现在这款鼻翼又经过了大幅修改,足以看成另一款新鼻翼了。

中国版的鼻翼很早就开始了研发,但却没有达到预期的功效。这主要是因为缺乏配合前翼工作的套件以及这款前翼在处理Y250区域气流方面有些问题。Y250区域对于决定前轮如何影响车身后部的气流至关重要。

这个重要的空力区域开始于前翼内侧与FIA规定的前翼中央区域的交界处,涡流在这里开始产生,经过鼻锥下方的转向翼片的引导,把前胎后方的乱流推离车身。

因此,前翼此区域的造型对于车辆整体空力表现至关重要。新的前翼重新设计了此区域,翼片的开槽在此区域之前就结束了,余下的襟翼融合成一块。这一切都是为了创造一股更加强大的Y250涡流。

另一项重要改变是底板,首先改变的是T-盘分流器的设计。新版设计回归到了那个使用侧向叶片的较老版本。新的版本不再拥有开放式边缘结构与翼片相结合的特点,相反整个分流器的边缘都成了U形文丘里管的构造。这能引导气流流向底盘下方。

在车身后部,修改过的扩散器不再支撑中部的U形挡板,一块更加简洁的斜面安装在了尾部防撞格式下。为了适应此区域气流的变化,索伯使用了新的更加弯曲的猴子座小翼。

梅赛德斯

Nico Rosberg, Singapore GP 2015

梅赛德斯是极少的几只没有针对新加坡站进行升级的车队,W06在细节上几乎没有变化。

唯一可识别的变化是六元素猴子座小翼的回归。

在车体内部,罗斯伯格在蒙扎遇到的引擎故障意味着他在本站开封了第四套动力单元。在意大利发生了漏水故障的新版动力单元预计会在铃鹿赛道重新登场。

法拉利

Ferrari floor, Singapore GP 2015

跑完低阻赛道后,法拉利换回了阶梯状的侧箱以及传统的鼻翼,并且对SF15T做出了一些微小的升级。

首先,和奔驰相似,尾部防撞格式的两侧添加了两个小翼片。这对L形小翼片看上去像某个翼片的一小部分,但正如奔驰所证明的,这其实就是一个完整的空力套件,并没有别的部分安装于其上。

法拉利在周五也尝试了新的底板。后轮前方的底盘开了多达9个开槽取代了原来的三个。

这些开槽把底板上方的高压气流导入后轮内侧。这些气流可以抵消一种叫做“轮胎喷流”的消极空力效应(轮胎周围的空气会溢出,从侧面侵入扩散器)从而提升赛车表现。

红牛

Red Bull turning vanes, Singapore GP 2015

令人惊讶的是,红牛在新加坡一直在不同的转向翼片以及S-duct导管之间进行着微妙的升级,在蒙扎他们也是这么做的。。。。。。

比较两款转向翼片可以发现,新加坡的转向翼片从上到下更加弯曲,老版本相对更加笔直,在连接底盘时由一个小小的弧度。

除此之外,三元素转向翼片并没有什么不同。

威廉姆斯

Felipe Massa, Singapore GP 2015

威廉姆斯是另一只重新设计了转向翼片的车队。

FW37之前在前悬挂下方使用的是二元素,尺寸较小,接近垂直的转向翼片。

现在的三元素转向翼片在底部融合,每一个元素在融入底部之前都有一个紧凑的弯曲。

威廉姆斯在自由练习赛的时候用气流指示剂测试了两个版本的前翼,这两个版本的前翼都在之前的比赛中亮相过。但是使用气流指示剂测试可能暗示着前翼的几何形状可能做出了一些细微的改变。

印度力量

Force India diffuser, Singapore GP 2015

印度力量在新加坡带用上了新的底板和猴子座小翼,至此,VJM08赛车的B版升级正式完工。

升级主要集中在扩散器区域。尾部防撞结构周围的巨大的垂直襟翼说明新的底板更加强调扩散器中部的作用。

和索伯相似,新的猴子座小翼也辅助产生中央上洗气流。新的猴子座小翼通过悬臂安装在尾翼支柱上,而不是通过端板安装在尾部防撞结构上。

小红牛

Toro Rosso front wing, Singapore GP 2015

小红牛也做了一些升级。前翼引入了全新的瀑布状小翼片

老款的红牛样式的瀑布状小翼相对较宽,融合了两片向内卷的翼片。现款瀑布状小翼是由一片相对较窄的水平小翼逐渐延伸形成了一片大的弯曲的垂直翼片。

这个翼片有着过分圆润的外形,以前没有见过其他车队使用。

路特斯

路特斯本周末没有带来新部件。车队只不过是在继续测试新的前翼,做了一些气流可视化的测试。

一个细节上的改变是格罗斯让更换了刹车供应商。现在格罗斯让用Carbon Industrie刹车代替了Brembo刹车。

马诺

Manor front wing, Singapore GP 2015

上次银石的升级之后,马诺车队在新加坡带来了修订过的前翼和后刹车导管。

尽管这不是一个全新的鼻翼,襟翼和端板都有改变。

现在端板向外弯曲,并且后部不连接襟翼。这使得端板内侧有空间添加一个小翼片。襟翼外侧也添加了一个开槽。

这些改变能影响前轮周围的气流,避免前轮乱流被拉入后轮之间的区域。

以上是关于新加坡站技术简报:下压力王道的资讯内容,如您有其它订票问题可以点我立即咨询在线咨询,或拨打客服电话:400-800-1763。

最新信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F1上海站官方微信(shformula1)